当前位置:首页 > 白条提现 > 正文

蚂蚁花呗提现到哪,永怀热情与正义,嘲讽时也一样——纪念短篇的王契诃夫

简介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:你们平常上学或工作坐公交车、地铁的时候会干嘛。外放小视频?45°角仰望天空思考人生吗(路人视角像发呆流口...

提现咨询【微信】:599685851 【qq】:14049271

 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:你们平常上学或工作坐公交车、地铁的时候会干嘛。外放小视频?45°角仰望天空思考人生吗(路人视角像发呆流口水)?

  像我一样文静乖巧的孩子就会在一边默默地拿起一本书看了,既自得其乐又不会无聊到扣脚。

  可能会有人问了,up主,你看书不会坐过站的吗?嘿嘿,因为我看的是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呀!五分钟一篇,根本过不了站。

  什么,晕车?那没事了……

  ?

  先认识一下契诃夫,俄国作家,出生于1860年,三上教科书的男人,套中人,凡卡,变色龙,每一篇都很熟悉对不对。契诃夫的本职是一名医生(难道又是一名弃医从文的作者?),刚开始创作的笔名之一就是“没有病人的医生“。弃医从文的作者有很多,有名的比如鲁迅,郭沫若,渡边淳,柯南道尔,不得不说,理工转文是真的好转哪!

  ?

  但要说的是,契诃夫并不算是弃医从文,他24岁医学博士毕业,据说在医学界也很有成就,是一位很有声望的医生(学渣的仰望),医学中学到的东西也影响着他的写作风格,在他眼里,作者也是一名“医生:他们用敏锐的眼光发现问题,对生活进行切片、剖析,在平凡的小人物身上发现深刻的社会弊病和历史症结。

  ?

  契诃夫青年时期迫于生计创作过许多幽默小品,语言诙谐却句中带刺,揭示了金钱和权力肆意妄为,被压迫者却丧失人格、呈现卑躬屈膝的奴性现象。尽管是为逗人一笑的作品,但文中他对被压迫者并不是一味同情,而是笑中带着心酸,刺中带着提醒,一个甘为奴隶的人,是无法被拯救的,这种真实而深刻的民主思想使它不同于当时一般的诙谐小品。

  1990年契诃夫去安置苦役犯和流刑犯的库页岛游历,对 “将近10000个囚徒和移民”逐一调查,和死亡与犯罪的近距离接触提高了他的思想觉悟和创作意境,也为他的即将到来的创作高峰奠定了基础。

  接下来请欣赏《契诃夫短篇小说》原文:

  ?

  《在海上》

  一个人若随时都有可能从桅杆上掉落,永远没入浪底,一个人若只有快要淹死或头冲下坠落时才知道有上帝,那么他对一切都会满不在乎,陆地上的任何事情他都会觉得无所谓。我们纵情滥饮,荒淫无度,因为我们不知道,在这大海之上,还要美德来干什么用。

  《带阁楼的房子》

  我心情烦闷,对自己不满,遗憾自己的日子流逝得如此匆忙、无趣,我总在想,要是能把我这颗心从胸膛里掏出来就好了,因为它真的太沉重了。

  《忧愁》

  在这芸芸众生之中,能否找到哪怕一个人愿意听他倾诉呢?然而人流如织,没人理会他,也没人理会他的忧愁……这硕大无朋、绵绵无尽的忧愁。倘若把约纳的胸膛打开,把里面的忧愁倒出来,它定能淹没整个世界,可与此同时,它又杳无踪迹。它竟能装得进如此渺小的一具躯壳,即便大白天点着灯也看不见它……

  《套中人》

  难道说我们住在城里,待在闷热、狭小的空间里,写那些没用的公文,玩文特纸牌——难道这不是套子吗?我们一生都在应付那些游手好闲、胡搅蛮缠之徒,都周旋于那些愚蠢、无聊的女人之间——难道这不是套子吗?我们自己胡说八道,也听别人讲各种废话——难道这不也是套子吗?

蚂蚁花呗提现到哪

  《醋栗》~~~~~~

  可是你们知道吗,谁要是一生中哪怕抓到过一次鲈鱼,或者秋天见过南迁的鸫鸟,见过它们在晴朗、凉爽的日子里成群结队地飞过乡村上空,那么他就已经不是城市居民,即便临终前他都会时不时地向往着自由。

  果子又硬又酸,然而,正如普希金所说,“相比粗陋的真理,我们更珍视令人高尚的谎言”。我看见的是一个幸福的人,他不折不扣地实现了自己的夙愿,达成了生活的目标,得偿所愿,他对自己的命运和他本人都心满意足。我思考人的幸福时,不知为何通常总会掺杂些许忧愁的念头,现在呢,当我看见一个幸福者时,我心中竟充满了一种沉痛、近乎绝望的感觉。尤其难受的是当天晚上。我被安顿在弟弟卧室旁的房间里睡觉,我清楚地听到,他没有入睡,时不时起床到那盘醋栗跟前取一颗。我心里思量:这世上心满意足的幸福者真多啊!这是一股多么令人压抑的力量啊!你们看看这生活吧:强者放纵无耻,无所事事,弱者愚昧无知,贱如牲畜,四处都是难以想象的贫困、压抑、退化、酗酒、虚伪、谎言……与此同时,在屋里、在街上,到处都是一片死寂,一潭死水;五万城市居民,没有一人能大喝一声,能愤然而起。我们见到的都是些去集市购买食物的人,是些白天吃饭、晚上睡觉的人,他们讲着自己的废话,他们结婚、变老,他们心平气和地把自家的亡人拖到墓地去;可是我们却没看见也没听到,有谁在经受痛苦,生活中可怕的事情都隔着一层帷幕。一切都悄无声息,无动于衷,唯有统计数据在发出无声的抗议:有多少人发疯雅安分付套,有多少桶酒被喝掉,有多少个孩子死于饥饿……显然,这套机制有其必要性;显然,幸福者能感到幸福,只是因为不幸的人们在沉默中背负着自己的重轭,如果没有这种沉默,幸福就绝无可能。这是一种集体催眠。应该要让每个心满意足的幸福者的门外,都站着一个手持小锤的人,以便经常敲门提醒他,这世上还有不幸的人,无论他有多幸福,生活早晚都会向他伸出自己的魔爪,注定会有灾祸——疾病、贫穷、损失,到那时谁也不会理睬他,就像他现在对别人的不幸熟视无睹,充耳不闻一样。然而,这个手持小锤的人却不存在,幸福者仍在自顾自地生活着,只有一些日常生活琐事在烦扰他,好似风吹杨树——如此万事大吉。”“那天晚上我才明白,我同样也是个心满意足的幸福者,”伊万·伊万内奇站起身来,接着说道,“我也在吃饭时、在打猎时,教导别人该怎么生活,该怎么信仰,该怎么操控百姓。我也曾说,学问就是光明,教育不可或缺,不过普通人目前只需识字就够了。我曾说,自由是福,自由就像空气一样必不可少,可是这需要等待。是啊,我是这么讲过,可现在我要问:为何要等?

  《约内奇》

  斯塔尔采夫去过不同人家,遇见过各色人等,可跟谁也没有深交。当地这些人的谈吐、他们看待生活的眼光,甚至他们的模样,都让他气恼。生活的经验渐渐让他懂得,你若只跟某个当地人玩玩牌,跟他一起吃吃喝喝,那么他还算是个平和、宽厚甚至聪明的人;可是,一旦你跟他谈起吃喝之外的事儿,比如说,政治或者科学,他马上就会不知所措,或者就会生出那么一套愚钝、恶意的说辞,让你只得挥挥手,一走了之。

  此时,在这个夏日的傍晚,当外面不时传来欢声笑语,院里的丁香花香气扑鼻之时,就难以理解,寒气如何凛冽,而落日清冷的余晖又如何洒满雪原,投射在一位踽踽独行的旅行者身上。

  《带小狗的女士》

  任何形式的亲近,尽管起初能装点生活,令人愉悦,让人觉得像是一场轻松惬意的历险,可对于正派人,尤其是对于那些犹疑不决、优柔寡断的莫斯科人而言,这种亲近不可避免地就会变成一道异常复杂、名副其实的难题,到最后往往会陷入困境。然而,每当他重新遇到心仪的女人时,这教训不知怎的又会从记忆中溜走,于是又想要好好地生活一番,似乎一切都那么简单,那么有趣。

  这些稀里糊涂的夜晚算得了什么,这些白日又多么无趣、多么平庸啊!终日沉迷于牌局,饮食无度,狂饮烂醉,谈论的话题也毫无新意。这些无谓的事情和千篇一律的谈话,夺去了最美好的年华、最旺盛的精力,到最后只落得个残缺不全、毫无灵性的生活,落得个一无是处,并且还无法脱身,就像被关在疯人院,或被押解到流放地一样。

  他过着双重生活:第一重是公开的,是众人目睹、尽人皆知的生活,它充满了假象和欺骗,跟他的熟人、朋友们的生活一模一样;另一重生活则是隐秘的。由于某种奇怪,也许是偶然的机缘巧合,一切在他看来重要、有趣、必需的东西,一切他能够诚挚面对、不会自我欺骗的事情,一切构成他生活核心的东西,都在暗中发生,不为他人所知;而一切的谎言,一切他用以藏身并掩盖真相的外壳,譬如说,他在银行里的工作、他在俱乐部里的各种争论、他挂在嘴边的“贱种”、他携妻子去参加各种喜庆活动——所有这一切都是公之于众的。于是他以己度人,就不相信他所见到的事物,并总是据此推测:每个人都藏身在一层隐秘的帷幕之下,就如在夜幕下一样,过着他真正的、最为有趣的生活。每一个个体的存在,都有赖于隐秘,也许,或多或少正因为如此,有文化的人才那么着急上火地操碎了心,云闪付怎么套白条要求人们尊重个人隐私。

  ? 安娜·谢尔盖耶芙娜和他彼此相爱,就像亲近的家人,就像丈夫和妻子,就像知心的朋友。他们觉得,是命运本身注定了他们彼此的缘分,不知他为何娶了别人为妻,而她又为何嫁作了他人妇,仿佛他们是两只候鸟,一雄一雌,被人逮住,分别关进了两只不同的笼子。他们原谅了彼此,不去计较各自都难以启齿的过往,也不去计较现在的一切,他们感到,这份爱情改变了他俩。

花呗套现可靠平台24

  他的作品没有壮观的场面、过分的动作和跌宕起伏的情节,而是在典型环境中抓住一个小人物进行速写,内容短小精悍,以小见大,洞察力拉满,有的荒诞到让人发笑,有的真实到心里发毛。

  ?

  “简洁是天才的姐妹”,契诃夫的这句话表达了他的写作观念,用简洁的语言和朴素的叙述方式,达到冷峻含蓄的效果。无论是人物神态还是人的心理状态,好像是一直这样简单地写下去,没用什么技巧,就能把读者带到某个地方,用至简的文字组合出丰富的意象、意境,让人不由得联想到《棋王》的作者阿城。

  ?

  契诃夫的作品也不描写宏大的事件,而是聚焦在我们每一天都会遇到的事,庸俗的人,悲哀愚昧又卑微,可能就是你我中人的样子。契诃夫并不像当时许多现实主义作家出生于贵族家庭,他的家境并不好,需要自己写稿赚钱,据说第一笔稿费是为了给母亲买蛋糕(我写第一篇稿子的原因竟是还为了花呗),有位作者在谈论契诃夫时说道,“在艰难的环境中成长的人,要么愤世嫉俗,敌视一切存在,但有时则相反,会使人养成低调、内敛和宽容的生活风格, 契诃夫就属于后者。“确实,但其实从前面的摘记里可以看出来,契诃夫对生活中小事的描述也透露出一种有些压抑的悲观心理。他的表现方式并不疯狂,并不猎奇,并不过于病态,不同于极端追求纯艺术的艺术家,过于关注自己,宣泄过度,超出了人们能理解的审美范畴。契诃夫的注意点在外界,他为了社会和人而写,一切的揭露来自内心的担忧和期望。没有人活在世界之外,无论你是追求隐居独善其身,追求纯“艺术”的世界,甚至放弃生活认为一切都跟自己无关,国家和社会的倾倒,不是闭眼就不存在,你以为你是独善其身,你以为自己不在任何立场里,但无可避免的是我们在以各种形式关心着我们存在和生活的地方,我们需要做出努力,这里也需要我们的努力。

  ?

  在俄国文学世界里的现实主义作品总离不开对人性的揭露和批判,对善与恶、人性复活和拯救的探讨,相比只是充满华丽辞藻的文章,它们远远不止是一件文学领域的艺术品。契诃夫的写作风格是“朴素、客观、简洁”的,他不会站在上帝视角居高临下地指责,也不会一味同情,他的作品呈现出贴近,平等,熟悉,亲切,因此写得有人情味。他不主动直接地表达善与恶,《变色龙》这篇课文中,看不到善恶褒贬,是在完全冷漠的语气中,在完全中立、没有道德对错的角度中叙述,这种“冷”是他坚持的个人特色,也是与同行经常争论的地方。

  ?

  这种冷漠能换取更多可能的信息,文学并不与科学违背,对事实的尊重,对真相的科学把握,是写出好作品的前提,医学专业的契诃夫也让他极为重视这点。即使在描写极度残暴、让人厌恶的人物,也不会想着狂倾自己的反感和批判。即使描绘的是千万人唾弃的典型扁平角色,他好像也留给了他们辩护的机会,尊重人的复杂性,即使辩护成功看起来这是没有可能的。但谁又知道这份余地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,不忍心把人写绝对,也印证了契诃夫被人评价的“正直”这一点,就像已经杀人犯为什么可以拥有律师,因为判案人的观察和逻辑也会有漏洞。不急于展现自己的聪明或为了迎合大众的喜好,而在文章里加入明显的感情倾向,但并不代表作者毫无对错观念甚至没有完整、健康的人格,契诃夫的作品里对虚伪的批判、对底层阶级人民的同情显而易见,正是因为社会有着大家都熟悉的判定规则,所以在作者完全不表态的叙述里,读者仍然可以从他描述的行为里知道作品表达了怎样的主题,相反,就会如李商隐的无题诗有许多种解读。可以说,他尊重一切人,作品里的人,现实中的人,他像是有着圣人才有的一视同仁,不会对不惹人喜欢的事物有过多的憎恨,不在心中养着一条毒蛇,宽和,温存,悲悯,和当时几乎所有同行交好,他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,男女平等,拒绝标签、对比和排名。

  ?

  但确实,写丑恶的人物却不点明褒贬,会让人摸不着头脑。就像遇到生活中丑陋的事物,只是观望却不会表明任何态度,于是有部分懒惰、自私、暴力的人意识不到自己行为的破坏性、感受不到社会的谴责;就像沉醉某种信仰的叛逆的少年,当早已成熟的大人用反话或开玩笑的话语讨论(一种完全隐晦的表达方式),而不是直接教育和点出对错时,这个少年是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具有怎样的意义,做了却没有收到指责那就是可以做,花呗套现怎么套不了尽管别人都清楚,但这个产生危害的人是不会知道的,反而会找各种借口为自己辩解和欺骗自己,当所有人都不再说话的时候白条24小时在线套现,社会的评判功能就消失了。

  ?

  在思想发展上,40岁的年纪还是年轻的。契诃夫像一个青年人一样,既勇敢坚持自己的文学观念,反驳外界的质疑,又会对自己产生怀疑,自我批评,既叛逆又迷茫,疑惑、提问、矛盾,这本是一个人思想崩塌、修正、重建的开始,他本可以发表更成熟的作品,继续为自己的文学观念发声,解决那些让他疑惑的东西,完善自己的思想体系,反驳同时让那些质疑他的人改观,让世界对他的想法和理念、人格魅力了解得更深、更完整。

  但那时候的肺结核就是这么无情,契诃夫在28岁时就开始咳血,1904年7月15日因肺病逝于德国。他是19世纪末最后一位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,死后一年,群众不满沙皇专政,爆发了第一次资产阶级我民主革命。短暂的一生,动荡不安,风雨飘摇,他仍一笔一笔劈下世界的面具,召唤着后来的人往他指引的方向走着,那不是他一人的意愿,而是千千万万人的向往。他的一生伟大而谦卑,他的作品朴素而深刻,讽刺中带着热情,他的性格魅力更是让不少读者喜爱,温和通透、深沉孤独还有那么一点犟和天真。广州蚂蚁花呗提现吗有一位作家这么称赞他:“我很喜欢你的人,但你的作品比莎士比亚还要糟糕。”

  契诃夫离这个世界而去已经161年,他无法继续为读者们写下更多变色龙、套中人、万卡,但生活中这些角色仍然鲜活着,一方面可见大师对生活的洞察力,另一方面说明似乎无论哪个时代人性都是相通的。社会崩坏的时代,我们都是病人,甘愿闭着眼沉醉在建造一丛保守狭隘的篱笆里,对悲嚎的灵魂视而不见。我们自以为理解生活,不过是抓紧最底下的线,在幸福的幻想中艰难地活着。也许只有翻开书时,你才能看到那只掐在每个普通人脖子上的无形的手……

  21.2.27,书翻到最后一页,却感觉还没有读完。但愿但愿大师的光能吸引更多的人,但愿在讽刺和怜悯之下更热情、更正义,但愿,但愿……

  “在一个美丽的早晨醒来,觉得自己的血管里流的已经不是奴隶的血,而是真正人的血了。”

发表评论